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诉讼服务 司法公开 法院文化
今天是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->原州区法院->法院文化->法官文苑
雨中送达

文/马艳华 

  “轰隆隆…… 咔嚓……”,电闪雷鸣之后这里安静的让人窒息,除了家狗偶尔懒散的叫两声之外,似乎早已无人居住。西北初春仍然是寒气逼人,尤其是在临近黑夜的山村。远处几个身影还在山沟里挨家挨户地寻找,虽已是饥肠辘辘但为了能找到地方他们憋着一股劲赶路。“快到了,快到了,应该就在前边”,苏洪边走边指着一处微弱的灯光,顺着他指的方向,我们看到了一处人家,正是千辛万苦要要找的“郝斌的住处”。 

  郝斌是当地一个村民,为了生计做起了小包工头,承包工程后在苏洪经营的租赁站租用了钢管、扣件等工程材料,工程完工却不支付租赁费。苏洪只好将郝斌起诉到法院讨要10000万元的租赁费。但郝斌在固原的工程结束后就外出打工,接到案子的我们经多方查找与核实,郝斌确实无法联系,为了送达诉讼材料,便决定再去一趟郝斌的户籍地崖堡村。 

  处理完手头工作后,我们先去了崖堡村所在的县城法院调取了相关案件材料,然后赶了近两个小时弯曲难行、颠簸不堪的山路才到了崖堡村的路口,因为村道车辆无法承载行驶,只好将车放在路边,步行进入村子。没想到山路崎岖,村民又住的零星分散,等我们徒步行走了四十多分钟找到“郝斌的家”的时候天色已晚,又快下雨了。可没想到,敲开简陋的窑洞门,迎出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老人。老人是郝斌的哥哥,他告诉我们,郝斌一直在外打工谋生,居无定所,只是偶尔回家看看。我们只好如实做了笔录,并通过郝斌的哥哥与郝斌通了电话,将案件情况和送达情况告知了郝斌,郝斌认可欠款的事实,但一直抱怨苏洪将其起诉的事情。经过我们一番耐心解释,郝斌答应自己一定会偿还苏洪的租赁费,但暂时回不来。从屋里出来后,豆大的雨点早已竞相落地,没有雨具,夜幕也已降临,为了保护案件材料不被雨淋湿,我们将案件材料揣进怀里,在郝斌哥哥的指引下,顺着出村的一条小路踩着泥泞,顾不得四周一片漆黑,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出了崖堡村。跑到车上时,已是上气不接下气,全身淋湿。迅速上车,虽然都成了落汤鸡,但还是十分欣慰,因为总算完成了送达工作。车行驶了二十分钟后,雨越下越大像瀑布似地倾泻而下,逐渐的开始混有青豆大小的冰雹,前排的同事不停的提醒着,开慢点开慢点,后座的同事也开始坐立不安。大约五分钟,前面的路越来越模糊,从能见度100米到50米再到10米,最后只有1米左右,冰雹似乎没有停的意思而是越下越来劲,车不敢再前行也无法再前行了,只好停在了路边迎接冰雹的侵袭。冰雹越下越多也越来越大,无情的砸着车顶、车窗,似乎要砸破阻碍冲进来一样,声音像工厂里的车床不停工作震耳欲聋。时间一刻刻过去了,冰雹痛快的砸了半天后逐渐开始缓慢下来,前面的路也能隐约看见。此时已近深夜十点,为了不被滞留在山上,只好又驱车开始以20迈的速度缓慢前行。二十分钟后,冰雹似乎累了,停了下来,开始换成纷繁细雨急速下降,车上的紧张气氛也终于开始缓解。也许是累了也许是饿了,也许是为了打破紧张气氛,一个同事开了头唱起了歌,其他同事附和着也一起歌唱,一首完了接着又是一首,忘了歌词就只唱几句熟悉的,从流行歌到草原歌曲再到革命歌曲,他们从未这么尽情的唱过,似乎超脱了一样,无比的放松无比的畅快。2225分,终于平安回来了。(文中当事人为化名) 

来源: 责任编辑:
☆ 原州区人民法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原州区人民法院网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于原州区人民法院网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和使用。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原州区人民法院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原州区人民法院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。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原州区人民法院网联系的,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。